*ST康得(002450.CN)

A股年度“监狱风云”:18位大佬被捕、千亿市值缩水

时间:19-12-30 18:01    来源:和讯

A股年度“监狱风云”:18位大佬被捕、千亿市值缩水

A股市场的股民们,经历了一整年的股市震荡大戏后,你们的心脏还好吗?

2019年A股上市公司实控人or董事长被公安机关刑事立案的故事,真的是昨日把酒言欢,今日锒铛入狱。

18位大佬被捕

A股市场始终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据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根据相关公告,截止目前,已有17家上市公司的18位实控人or董事长被公安机关带走,涉及罪名五花八门。

目前,除兰州民百(600738,股吧)实控人朱宝良外被捕且未公布原因外,其他的罪名主要是故意杀人、猥亵罪、诈骗、信息披露违规、操纵证券市场、内幕交易、挪用资金、虚开发票、行贿、串通投标等。

从涉案人员的背景来看,各位大佬的背景均不简单,多为高学历高智商人群,本是奋力拼搏有理想有追求的一群人,又是什么驱使他们宁愿违背道德和法律的约束铤而走险?

A股年度“监狱风云”:18位大佬被捕、千亿市值缩水

图片

与此同时,在这类黑天鹅事件的影响下,公司股价跌停。

除恺英网络(002517,股吧)(维权)的前董事长金锋被捕后,公司股价反而在第二天涨停外,其余公司的股价均在案件公告后呈现大跌的局面。其中,风语筑(603466,股吧)股价跌幅10.3%位居榜首。

A股年度“监狱风云”:18位大佬被捕、千亿市值缩水

图片

2019年A股监狱风云中,这17家上市公司市值缩水合计超过900亿元人民币。伤害了近100万投资者的利益。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孔子在《周易·系辞下》有“德不配位,必有灾殃”这样一句话。意思是说自身的德行及福报要与所处的社会地位及享受的待遇相匹配,如果违背自然规律行事会受到报应即所谓的“反作用力”。

而这17家上市公司中被捕的18位高智商大佬们在利益趋势下违法违规最终入狱,也正应验了孔子的话。

下面就由野马财经(公号ID:ymcj8686)对大佬们的犯罪情形进行梳理。

其一,故意杀人。

A股被抓的这18位大佬中多数属于经济犯罪,但有两位的被捕事件产生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在国内,几乎每一位妈妈都听过“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了”。“小葵花”儿童药品牌拥有很高的知名度。

然而葵花药业(002737,股吧)(002737.SZ)这样一个家喻户晓的公司,在2019年4月10日上午发出公告,实控人、原董事长关彦斌涉嫌故意杀人被捕,此消息一出立刻引爆网络。葵花药业股价应声大跌,其股价在公告当日即跌幅达到5.56%。

该事件的起因是关彦斌与前妻张晓兰在2017年7月离婚后,财产分割未能谈妥,在一次争吵中大打出手,关彦斌以钝器击杀张晓兰,致其成为植物人。

但令人奇怪的是,在离婚问题上,张晓兰当时不仅放弃了理应分到手的约16亿元,还将其直接持有的葵花药业64.97万股股份、葵花集团76.01万股股份、金葵股份120.8万股股份归关彦斌所有,彼时价值约为6300万元。面对“小葵花妈妈”的这一决定,当时舆论大多感到不解,坊间更将张晓兰称为“中国好前妻”。

然而在2019年6月时,经济观察报披露,关彦斌和张晓兰早前曾达成离婚协议,关彦斌承诺会用9亿元人民币现金补偿张晓兰,分3年付,他现在已经给了6.5亿元。

此外,两人离婚后,关彦斌将葵花药业的重担交接给两个女儿,张晓兰儿子没有获得实权,这也让张晓兰心生不满。

因而在财产分割问题产生争执的时候,丧失理智的关彦斌对昔日一同打下江山的前妻大打出手。

根据葵花药业12月20日公告显示,12月11日至19日期间,关彦斌多次减持股份达678.6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6%,套现约9624.23万元。

其二,涉嫌商业贿赂。

从昔日的公司小职员,到金山的销售经理,再到暴风的董事长,冯鑫一步步走来,正是雄心不断被实现又不断膨胀的过程。

7月28日晚间,暴风集团(300431,股吧)(维权)(300431.SZ)发布公告表示,实控人冯鑫因为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据《第一财经》报道,冯鑫此次被抓,是因为冯鑫在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中,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继实控人冯鑫被捕后,10月31日晚,暴风集团发布了前三季度财务报告和一份《辞职公告》。

公告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为-6.33亿元,与2018年末2423.34万元相比,降幅高达2713.84%。

在主业严重亏损、股价暴跌的情况下,总经理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另一份公告将狱中的冯鑫成推上了“光杆司令”的位置上。

公告显示,暴风集团副总经理张鹏宇、首席财务官张丽娜、证券事务代表于兆辉集体提交了辞职报告。至此,暴风高管全部辞职。根据暴风集团12月25日公告披露,公司目前仅剩10名员工,且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况。

一个企业的经营者代表着公司的核心精神和主心骨,冯鑫却使暴风迷失在风暴中。

冯鑫曾公开表示,“暴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不怪团队,也不怪A股的环境,也不怪我的任何一个债务人,也不怪任何一个帮我做业务的人,真实的是99.999%还是要怪自己。”

12月25日暴风集团公告称公司面临退市风险,并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的风险。与其2015年辉煌的123.85元/股的价格相比,如今却只有3.70元/股,也实在是令人唏嘘不已。

其三,内幕交易。

恺英网络(002517.SZ)的实控人王悦也是一位传奇人物,34岁即以66亿身价登上“胡润全球富豪榜”,成为“白手起家中国最年轻富豪”。但仅3年时间,随着一纸公告发布,昔日80后亿万富豪的人生极速下坠。

从年初开始,恺英网络就接连遭遇高管变动、业绩减少、实控人失联、股份遭冻结等一系列变故。5月6日晚,一颗重磅炸弹将这一系列变故推向高潮。当晚,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6月12日晚间,恺英网络再发公告称,王悦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10月,现董事长金锋又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逮捕。2019年先后至少4名高管已被警方带走,可以说是一家人整整齐齐。

11月14日晚,恺英网络披露了关于董事长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的公告,称金锋已于当日被取保候审。

针对王悦因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刑拘的事件,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也向野马财经表示“股价操纵有很多种形式,比如徐翔当时是信息型操纵,通过发布各种利好消息把握节奏。但是凯英网络,不一定因为收购。一般收购,内幕交易会多一些。但如果利用收购信息刻意把握信披节奏,并利用进行交易,就可能发生操纵违法。”

另一方面,在王悦和金锋被捕的这几个月来,恺英网络的经营状况也陷入了危机。据其2019年前三季度报告显示,营业收入4.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3.31%,扣非净利润1837万,较上年同期下降87.34%。截至12月30日,股价跌至2.29元/股。

不仅如此,在继高管、实控人先后被刑拘后,近日,恺英网络的子公司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与传奇IP株式会社的仲裁案中还摊上了76.62亿元的大麻烦。

其四,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3月28日一大早,派生科技(300176,股吧)(300176.SZ)发布紧急停牌公告,因重大事项未披露,向深交所申请停牌。

紧急停牌之后,派生科技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唐军、董事长兼总经理张林、董事余军、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晋海曼,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现案件正在调查过程中。

随着事件的发酵,相关信息就在网络上炸了锅。在此次风波之前的2月25日,派生科技公司证券简称刚由鸿特科技低调变更而来。这次变更预示着唐军实控人完全浮出水面,左手把玩“环保智造”,右手抓住互金产业,围绕鸿特科技的各方资本挪腾大戏也即将来到一个新的阶段。

但没想到,一切戛然而止。

唐军被抓后,派生科技股价连续9个一字板跌停,截至目前,股价已从52.50元跌到只剩不到9元,市值蒸发超160亿元。

根据通报,截至11月24日,累计追缴冻结资金56.82亿元人民币、涉案股权和股票账户一批;累计查封扣押涉案房产64套、土地2块、飞机2架、汽车53辆(已拍卖第一批13辆)及物品一批;累计收回平台出借资金27.26亿元人民币。公司布局的金融科技业务毁于一旦。

2019年11月25日,派生科技实控人唐军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已侦查终结,唐军已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019年第三季度,派生科技基本每股收益下跌347.58%。此外,公司前八大股东,持有股份都处于100%冻结状态。

除此之外,还有多家ST公司由于业绩压力巨大,正常经营难以扭转局面,公司高管绞尽脑汁通过财务造假等手段维护个人利益。

提高证券市场违法违规成本提上日程

在A股监狱风云中,有些人已经是“惯犯”了。

例如*ST中科的张伟在被逮捕之前,他曾在2017年因未在法定期限内履行报告、通知和披露义务,被证监会予以警告,并处以罚金3万元。

另外,大智慧(601519,股吧)的张长虹三年前曾被证监会行政处罚30万元罚款。还有*ST康得(002450)(维权)的钟玉因曾因虚增2015-2018年利润等违法违规行为被处以90万元罚款。

除了上文中提到的17家公司外,2019年还有许多因各类不同违法、违规问题被有关部门进行处罚的公司。

仅从财务造假的角度来看,最终的顶格处罚结果,往往只有顶格60万元,和获利不成正比,该处罚结果被股民戏称为“罚酒三杯”。

如此背景下,《证券法》有关提高违法成本的修改正在提上日程。

11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央行表示:建议尽快修订《证券法》以提高证券市场违法违规成本。

报告表示,建议以科创板成功推出为契机,尽快修订相关法律规定,大幅提升证券市场违法违规成本。尽快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涉及欺诈发行、虚假信息披露等证券市场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条款,以提高证券市场违法违规成本,将切实履行监管职责,坚决打击欺诈发行、大股东违规占用、操纵业绩、操纵并购、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通过持续监管和精准监管,促使上市公司及大股东讲真话、做真账、及时讲话,不做违法违规之事,以净化市场生态。

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谢连杰律师对野马财经(公号ID:ymcj8686)表示,目前证券市场违法违规成本主要包括刑事责任、行政处罚、民事赔偿。刑事责任缺乏震慑力,行政处罚金额过低,民事赔偿仍倾向于补偿性赔偿。构建成熟的资本市场应该出台能够震慑违法违规主体的法律法规体系,需提高违法成本,才能从源头上保障资本市场的有序运转。

未来随着《证券法》的不断修订,对证券市场违法现象也将呈现更强有力的打击。你认为2020年的A股“监狱风云大家庭”还会有什么样的大佬加入呢?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责任编辑:王彦娜 HN117)

看全文